移动支付开启“老三”卡位争夺战

  但随着汇付天下在2018年6月登陆港股市场,拉卡拉在2019年4月底冲入A股,首日涨幅达到44%,让很多人惊觉,即便是在“双寡头”的格局下,第三方支付依旧是一门赚钱的生意。如果细细盘来,不少支付机构其实都在酝酿一款类似于“微信红包”的爆款产品,关于“老三”地位的竞争不可谓不激烈。

  补贴、合作、硬件,很难说哪种更高明,哪种更有效。但从长远来看,核心技术才是关键。正如Apple Pay在5月14日又宣布了新的NFC功能,并在停车付费领域开始合作尝试。可以看到,国内外的行业巨头,都没有放弃对移动支付技术产品的持续投入。这一领域的产品更新会远超于一般的产品迭代周期。或许,下一个“微信红包”级别的爆款产品出现时,移动市场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变化,永远值得欢迎。

  春晚仍是一个重要战场。在2015年之后,2016年到2018年,春晚红包被心有余悸的支付宝和淘宝把持。2019年春节,百度接棒腾讯和阿里,成为第三家拿下央视春晚红包互动权的公司。10亿元的红包砸下去,效果也很明显:据称全球观众参与百度APP红包互动活动次数达208亿次,百度钱包春节期间新增用户粗略估计超过4000万。

  互联网背景下的商业竞争有一个独特的现象:老大和老二打架,老三死了。但是这一条规律放在移动支付领域并不成立,事实上大多数人都很难一下子说出来“老三”是谁——是拉卡拉?汇付天下?银联商务?还是百度支付?京东支付?

如果再往前翻,在更早一些时候,支付宝在移动支付市场的占比曾接近八成。后来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,2015年春节微信红包的横空出世,让腾讯实现毕其功于一役,在两天内实现个人银行卡绑定2亿张,“干了支付宝8年干到的事”。腾讯市场份额迅速走高,移动支付市场“双寡头”的格局就此稳固。谁是“老三”,似乎很少有人真正关心。

  对于刚刚上市的拉卡拉,一直是以终端机具作为移动支付的重要推手。根据招股书显示,截至2018年末,拉卡拉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。拉卡拉的硬件销售及服务收入占比超过9%。而招股书所披露的募集资金的主要用途,也包括拉卡拉综合服务平台、智能POS终端的第三方支付系统升级完善,及180万台智能POS终端的推广布放。

借此,京东支付在短时间内迅速打开局面——在微信和支付宝大力争夺的公交出行场景中,京东支付已经可以支持21个省135座城市的12000条公交\/地铁线路,包括覆盖北、上、广、深等一线城市,在国内NFC支付市场跻身第一梯队。同时,京东支付也在与一些地方企业推高速ETC、“不下车加油”等支付服务。同时也在推广智能收银产品。

  以易观最新一次公布的2018年Q4数据为例,支付宝占53.78%,腾讯金融占在38.87%,其他占7.35%;而追溯至2016年Q4,支付宝占54.10%,腾讯(财付通)占37.02%,其他占8.88%。

  ​​​​​​​数据来源:易观

之所以有这样困惑不难理解,移动支付的市场份额已经两年都没有变化了:支付宝54%上下,腾讯38%上下,剩下的其他机构再分。查看易观每个季度公布的市场份额占比,所有数据基本都只在小数点后几位浮动,盘面始终稳定。

  与百度不同,京东支付走的是“合作”路线。在2017年,当时的京东金融(后来的京东数科)就与中国银联达成战略合作,成为中国银联最大的第三方支付战略合作伙伴。之后,京东支付先是基于与中国银联“云闪付”的合作,推出NFC产品“京东闪付”,又是首家接入中国银联二维码体系的非银机构。

(更新时间:2019-05-17 点击次数: 次)